英法荷德,欧洲大国咋都被逼成了多党联合执政

2017-10-12 21:36:05 http://7xjl1j.com1.z0.glb.clouddn.com/qlwb_logo0000.jpg

10月9日,“难产”的荷兰新内阁终于呼之欲出。今年3月15日荷兰议会二院选举后的208天里,荷兰现任首相、最大党自民党领导人吕特经过多轮组阁谈判,9日终于与其他三个政党达成联合组阁协议。

遭遇史上“最漫长组阁谈判”的荷兰是欧洲大国多党联合执政的典型代表,与之类似的还包括即将在下周开启联合组阁谈判的德国,以及今年5月先后经历总统选举和议会下院选举的法国和英国。谁都想单独组阁,怎奈这些国家的政治生态正经历洗牌。

荷兰首相吕特

荷兰:硬拖出来的“最长命”政府

10月10日,第三次组阁执政的荷兰首相吕特终于舒了一口气,在他的领导下,荷兰这一欧元区第五大经济体终于迎来了四党联合政府,结束了荷兰史上的“最漫长组阁谈判”。

今年3月15日,荷兰议会二院大选,吕特领导的自民党赢得总共150个议席中的33席,继续保持第一大党。但这次选举中,荷兰极右翼政党自由党异军突起,拿下20席成为第二大党。

虽然没能实现上台执政,但极右翼势力在荷兰政坛的崛起,吹响了今年这个欧洲大选年期间极右翼势力回潮的号角。在其他政党均不待见自由党的情况下,吕特领导的自民党开始尝试与其他政党谈判联合组阁。

荷兰极右翼政党自由党领导人威尔德斯

5月第一轮谈判失败,自民党与基民盟、六六民主党和左翼绿党在移民问题上分歧难以弥合;6月第二轮谈判再度失败,逼得70多岁的组阁协调员挂冠而去。

到今年8月20日,由于新内阁迟迟未能组建,处于看守内阁状态的吕特政府任满1749天,打破1989年至1994年间出任荷兰首相的吕贝尔斯的执政时间纪录,硬生生拖成了荷兰二战后“最长命”内阁。

其实,在荷兰,组阁过程冗长拖沓很常见。此前,荷兰史上“最漫长组阁”发生在1977年,持续了208天。本届吕特政府于2012年底组建,仅花了54天,原因是处于经济动荡期的荷兰急于获得政治稳定。

如今,208天平了历史记录,吕特领导自民党与基民盟(议会二院19个席位)、六六民主党(议会二院19个席位)和基督教联盟(议会二院5个席位)达成组阁协议。这样一来,四党联合共计76席,达到议会二院简单多数。

好在,新内阁“难产”的这200多天里,荷兰经济稳定向好,二季度GDP增长3.3%,创下该国1999年加入欧元区以来最高单季度GDP增速。

即将开启第四个任期的德国总理默克尔

德国:默克尔将尝试“牙买加联盟”

上月24日,德国联邦议院选举中,默克尔领导的基民盟与姊妹党基社盟组成的联盟党有惊无险地获胜,保住了议会第一大党地位。这次选举延续了德国政坛难有一党独大的政治传统,默克尔仍然需要与其他政党谈判联合组阁。

此前,与默克尔的联盟党一起执政的是第二大党社民党,不过这次社民党公开放话不再参与组阁,转而安心做议会最大反对党。这给默克尔出了个难题——她不得不另觅新伙伴,但同时也在很大程度上抑制了极右翼政党德国选择党在议会的作用。

与荷兰情况类似,德国联邦议院选举中,极右翼的德国选择党历史性地首次进入联邦议院,并一举成为第三大党。如果社民党参与组阁,则选择党将成为最大反对党,其影响力将大增。不过,德国其他政党也都明确表态,不会与选择党合作。

本次德国联邦议院选举中,德国选择党的两位竞选搭档高兰(右)和魏德尔(左)。

如此一来,摆在默克尔面前最可行也是唯一的组阁方案就是联盟党与重回联邦议院的自民党以及绿党联合执政。由于这三党的旗帜代表颜色组合起来与牙买加国旗的颜色一致,因此这一联盟形式也被称为“牙买加联盟”。

默克尔9日表示,她将在18日开始分别与自民党和绿党领导人组阁谈判,然后在20日举行三党共同磋商。德国媒体说,“牙买加联盟”这种组合方式在德国全国层面前所未有。

德国的组阁谈判能否顺利推进尚不得而知,默克尔也对谈判难度心知肚明,她表示将克服阻力组建一个可信赖的政府。这个“可信赖”恐怕不仅是对德国民众说的,也有给欧洲吃一颗“定心丸”的意味。

马克龙和他任命的总理、共和党人菲利普

英法:自己玩出来的“多党内阁”

今年5月7日法国举行总统选举,“小鲜肉”马克龙力压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候选人玛琳娜·勒庞当选。马克龙自己不仅是刚涉足政坛没几年的新人,他领导的政党“共和国前进运动”也是刚刚组建一年多的新党。

法国大选也逃不出极右翼势力回潮的大背景,“国民阵线”时隔15年再度闯进决胜轮投票,成为继荷兰自由党之后,欧洲极右翼势力“逆袭”的又一典型案例。正因如此,法国政坛左右联合抵制极右的传统再次“显灵”,在左、右翼传统大党都提前出局的情况下,马克龙被送入了爱丽舍宫。

马克龙上台后任命传统右翼大党共和党人菲利普出任总理,新内阁中的内政部长、外交部长分别由左翼传统大党社会党人热科隆和勒德里昂担任,经济部长则由右翼共和党人勒梅尔担任,司法部长、国防部长分别由中间党派政党民主运动党主席贝鲁以及该党成员古拉尔担任。

马克龙这么做也实属无奈,一方面,他领导的“共和国前进运动”太年轻,可用之人并不多,另一方面,为了履行跨越党派之分的政治主张,他也必须吸纳一些除“国民阵线”以外其他党派的政客入阁。

特雷莎·梅与北爱尔兰的民主统一党领导人福斯特在唐宁街10号首相府达成政治同盟协议

相比之下,英国首相特雷莎·梅则纯属自己把自己逼到了绝境。她领导的保守党原本保有议会下院过半议席(650个议席中占330席),但特雷莎·梅今年5月1日突然宣布6月8日提前大选,当时保守党支持率大幅领先反对党工党,她想着能顺势扩大在议会下院的席位优势,以确保日后“脱欧”议程在议会能够顺利推进。

但她失算了。保守党在选举中虽然赢得最多席位(318席),但却未达到326席的简单多数标准,保守党无法单独组阁,特雷莎·梅不得不与其他党派谈判联合组阁。最终,她与北爱尔兰的民主统一党(10席)达成组阁协议,从而达到议会简单多数。面对这种尴尬境地,估计“梅姨”肠子都悔青了。

齐鲁晚报 记者 赵恩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