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项运动曾火爆济南,江湖上至今还有它的传说

2017-06-19 16:18:05 http://7xjl1j.com1.z0.glb.clouddn.com/qlwb_logo0000.jpg

文|武存中

最近,印度电影《摔跤吧,爸爸》引起关注。

影片讲述了印度一个叫马哈维亚的摔跤手训练他的女儿成为优秀摔跤冠军的故事。

我从《新闻联播》中获悉,现在的印度人,特别是儿童,在这部影片的感召之下,纷纷走向健身场,投入到摔跤的训练之中。

这让我想起了济南市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南门跤场。

1961年,南门外的一片街区拆迁,印象中将这里的岳王庙、火神庙及岳庙后小学等拆了个七零八落,留下一片瓦砾。

这片瓦砾还没来得及清除,恰好遭遇了三年困难时期,以及以后的一连串政治运动。

原先规划的建设项目便搁置了起来,南门成了一片废墟,全国各地走江湖的艺人纷纷来此打场子卖艺。

我曾经在这里观看过手捻瓷片的、喷火的、打拳卖艺练武术的,那时济南市杂技团也经常在这里扎起大篷子表演杂技。

当然,最多的是看宛殿文、马清宗等在这里摔跤。

上世纪四五十年代,我国摔跤界有四大“跤城”的说法,济南的大观园跤场、北京的天桥跤场、天津的南市跤场、保定的清真寺南街跤场是全国闻名的四大跤场。

[旧时的济南南门大街]

那时候,济南的摔跤人主要是佟顺禄、谭树森等人。

他们的跤场在大观园。有人已经写文章介绍过了。

今天,我私下里想:可能佟顺禄、谭树森他们的跤场在大观园,而马清宗、宛殿文的跤场在南门,其中的原因,大概由于那时的城市管理不健全,或者这方面是他们管理的一个空白。

那时的孩子们根本不像现在这样上学、放学由家长接送,也没有那么多的作业,放学之后,便开始疯跑,疯玩。

有时候爬到城墙上看蚂蚁打架,或者下到护城河边捉泥鳅,或者四处看江湖艺人表演。

我那时候在南城根小学上学,觉得大观园是一个非常遥远的地方,没有去过,只在南门一带看宛殿文他们摔跤。

记得最清楚的是宛殿文,因为他那时经常说:

“我的外号是‘关电门’,记住‘关电门’就记住我了。”

引得看客哈哈大笑,因此也就记住了他的名字。

在他的跤场上十四五个年轻小伙儿光着膀子,穿着“大联衣”,腰间扎着足有十几厘米宽的皮腰带,沿着圈子迈着螃蟹步,左右摇摆地晃动,转圈,然后开始摔跤。

他们摔跤相当精彩,具有极强的观赏性。

有时候一个抓住另一个的“大联衣”,用足气力把对方一把抓住,然后一侧身,将对方背在身后,再猛一猫腰,顺势发力,把对方凭空摔出去,这叫“背布袋”。

而被摔的那一个人,身子刚一着地,马上弹簧般地来一个“鲤鱼打挺”,瞬间腾空跃起,重新稳稳地站在地上,上场再摔。

引得四周看客纷纷喝彩。

许多年轻人非常羡慕,散场后,这些年轻人纷纷要求跟他们学习摔跤。

他们也收了不少徒弟。

在我的记忆中,那时的摔跤运动非常普及,我的同学大都练过。

一般摔跤之前,先兜售卖“大力丸”。

江湖艺人,打拳卖艺为生靠的就是这个。

所以,一般不称他们是“摔跤”的,而称之为“卖大力丸的”。

老舍在小说《断魂枪》中说:

“有的在庙会上卖艺:踢两趟腿,练套家伙,翻几个跟斗,附带着卖点大力丸,混个三吊两吊的。”

这里所说的“大力丸”就是它。

其主要成分有人参、枸杞、五味子、锁阳、熟地、黄柏、当归、茯苓、泽泻、杜仲、肉桂、附子、枣皮、天然蜂蜜等。

有补肾填精、固本培元、养益气血之功效。

主要是调理身体免疫能力,提高身体素质,同时也提高男性性功能。

有点儿类似于今天的“伟哥”。

流传于世的一代跤王谭树森更是声名远播。

[谭树森]

谭树森,济南人,自幼习武,精于摔跤。

他从15岁时,开始在大观园摔跤卖艺。

1937年,日本鬼子占领济南,单靠跤场卖艺难以维生,只好拉洋车养家糊口。

一天,他拉着空车走在大路上,看见一名日军军官正在暴打一个中国拉洋车的穷人,他上去劝解,竟也遭毒打,他忍无可忍,出手将这名日本人狠狠地摔到地上。

为了避祸,远走南京,1943年才回到济南。

回来后仍以摔跤为生。

1948年5月4日,他代表山东参加在上海举办的民国第七届全国运动会,荣获摔跤第二名。

[上世纪30年代,佟顺禄在山东潍县练武(底座蹬重者为佟顺禄)]

为支援淮海战役和抗美援朝,他与佟顺禄等举行义演。

后来在山东体工大队、济南军区担任教练,把自己一生积累的经验和技能毫无保留地传授给了运动员和部队。

抗美援朝时期,谭树森、佟顺禄,宛殿文等倾其所有为国家捐献了体育号飞机,还经常举行义演,受到了济南人民的爱戴和欢迎。

今天,印度电影《摔跤吧,爸爸》确实是引起了一种轰动,与其说是一种唤起,不如说是一种美好的憧憬。

因为现代人对摔跤大都没有了以往的那种兴趣和喜爱。

试想,如果今天有人打扫出一片空地,准备开展这项体育运动,恐怕他只要稍一不留神,场地早被私家车占得满满的了。